华为入局'大出行',醉翁之意不在酒?-九游会登录j9入口

    分享
    收藏
博望财经第七笔画2022-09-07 15:58 大公司
竞争是科技进步、行业进步真正的推动力。大出行领域,未来可期。

出行领域又出新故事,原本被行业人士认为是试探性业务的petal出行近期正疯狂扩张,华为在出行领域的野心日渐显露。

有些读者对这个新的打车平台可能不太熟悉,打车平台petal出行是华为于今年7月27日正式上线的内置打车服务,基于华为自研地图花瓣地图,为用户提供聚合打车服务。

与其他打车平台不同,在使用petal时,用户无需单独下载app,通过服务卡片即可使用该出行产品,并且能够与手机、手表、平板等设备间协同使用,便捷性较高。

petal出行第一批接入的出行企业有首汽约车、神州专车,初始阶段,petal选择在自己的大本营深圳,以及年轻用户较多的北京、南京进行服务试验,小步试探后,petal开始迈开扩张步伐。据新浪科技消息,petal出行计划进军全国市场,正在与t3出行洽谈全量接入。

t3出行是由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、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、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2018年合资组建的出行服务公司。截至2022年7月,t3出行日订单已经突破300万单,为滴滴出行的七分之一。并且在全国91座城市展开布局,累计注册用户数突破1亿,平台注册司机数量超过80万。t3出行的目标是,未来三年,t3出行网约车业务将要突破30%的市场占有率。

有了t3运力的助力,加之华为手机数亿的用户量级,petal出行或将迎来高速发展阶段,本就不平静的出行行业将更加波诡云谲。

01

打破旧格局


目前,中国网约车订单量稳定在每日 2000 万单 - 3000 万单之间,网约车仅渗透了中国出行市场的 3%。有出行平台预测,2025年中国出行市场的规模将增长至10.6万亿元,复合增长率13.1%。

巨大的蛋糕主要被两个阵营瓜分。一类是自营网约车平台,代表企业有滴滴出行、首汽约车、神州专车、曹操出行、阳光出行、t3出行;另一类是聚合模式网约车平台,主要代表企业有美团打车和高德打车。

这两家企业均诞生于2017年,虽然不如自营网约车平台盈利能力强,但聚合运力这种轻运营模式,让其跑的更快。尽管较许多自营网约车平台起步晚,但如今,高德打车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聚合打车平台,在出行领域,其用户规模仅次于滴滴出行。目前,高德日单量约 650 万单,峰值单量 700 万单。

换句话说,在网约车赛道,高德打车是petal出行最大的对手和最值得学习的对象。

与美团打车同时起步,高德打车之所以能够将其甩下,所依靠的不仅是阿里这个强大的靠山,高德地图1.2亿的月活——这个庞大的流量池,为其日后的飞跃奠定了坚实的用户基础,而用户体量优势恰恰是petal出行所具备的。早在2021年9月,鸿蒙系统的用户数就已突破1亿。

高德能够崛起,还与平台接入的强大运力有关,用户只有在平台上快速打到车,打到便宜车,才会愿意使用该平台,而高德打车目前共接入160余家网约车平台,其中包括滴滴、t3、神州、曹操等规模较大的网约车平台,和155家知名度较低的中小规模网约车平台。

如果华为想要在出行领域分得一杯羹,仅仅接入首汽约车、神州专车、t3是远远不够的,t3能够帮助petal出行在全国90余座城市展开业务,但不能够让90余座城市的用户首选petal出行。

如何与接入更多的合规运力是petal出行马上需要解决的问题。如果petal出行的运力长时间根本上,将给用户留下“打不到车”的印象,继而弃用。用户弃用,司机也不会再将petal出行当做首选接单平台,造成恶性循环。

在目前的商业环境下,接入更多运力并不是一件难事,无论是t3出行、曹操出行还是其它小规模自营网约车平台,没有人不想趁滴滴出行势微时,提高自己的市场占有率——

打败uber后,中国网约车市场近乎被滴滴出行垄断,其它网约车平台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。但受监管约束,去年7月,滴滴从国内应用商店下架,至今未能上架。app下架意味着无法获取新用户,只能保护好存量用户,滴滴出行的日订单量很难实现增长。事实也确实如此,今年1月,滴滴日订单量较刚下架时减少约20%,为2000万。 

为了获取更高的利润,高德打车正计划推出自营网约车平台——火箭出行。企查查显示,火箭出行隶属于北京利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,由高德软件有限公司持100%股份,周海晶任执行董事,该项目至今已经筹备约一年,预计将在北京率先落地,外界猜测是牌照原因,导致该项目迟迟未上线。

在聚合模式打好基础后,转做自营,或许也是petal出行将要走的路。这都是后话,现在,摆在petal出行面前的问题是,该依靠什么从同样拥有庞大用户基础的高德打车手里抢走用户?烧钱补贴或许是网约车司机和打车用户最愿意看到的方式之一。

02

为什么做出行


华为已经在诸多领域取得较好成绩,不像高德只能依靠地图,为什么还要蹚出行这趟浑水?

在河里要想抓到大鱼,是不能够往河边的清水里下网的。

而出行这趟浑水里藏着无人驾驶的未来。从燃油车到新能源汽车,下一步,我们将要进入的是无人驾驶时代,而无人驾驶技术需要强大的地图技术作为依托,我们表面上看,华为是在做打车,实际上,它是在通过做打车积累地图数据,为日后在无人驾驶领域叱咤风云,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其次,出行这趟浑水里,确实有钱可赚。目前,高德打车的盈利模式主要是广告收入和收取的信息服务费,据悉,高德打车对神州出行、t3 等服务商收取的费用是单笔订单收入的9%,如果日订单量足够多,9%将成为一块肥肉。

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,华为选择做出行,将对其电动汽车业务的发展提供助力。从余承东最近一年不遗余力地为问界站台来看,华为已经将电动汽车业务放在了较为重要的位置,现在与其合作的赛力斯更像是一个代工厂,华为内部签订的不造车协议一到期,华为不排除独立造车的可能。

目前,华为与赛力斯合作推出的电动汽车问界系列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问界m5 87天累计交付为11296辆, 5月,实现单月交付突破5000辆,8月,问界系列交付10045辆,超过了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,创造了国内新能源汽车品牌单月交付破万最快的纪录。

但这样的交付成绩,与华为的预期相去甚远。在华为刚刚和赛力斯开始造车时,余承东给出的销售目标是30万辆。当华为决定在自家终端引入汽车销售时,余承东给出的目标是卖个几百万台。

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问界在今年卖到10万台都是一件难事。既然c端销售困难,往b端卖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在与网约车平台加深合作后,华为可以选择将车卖给他们,成为其自营车队的用车,也可以借助petal出行,单独成立自营网约车出行公司,自产自销,走曹操出行的老路。

曹操出行由吉利汽车于 2015 年创办,其网约车主打车型便是吉利的纯电动产品——帝豪ev。目前曹操出行注册用户已超 6000 万。2021年9月,曹操出行完成 38 亿元b轮融资,投资方为苏州相城金控集团、苏州高铁新城国控集团、苏州城投公司、农银国际苏州公司、东吴创新资本。

写在最后:

不遗余力布局网约车和电动汽车的华为,不是唯一一个在大出行领域富有野心的公司。今年7月,腾讯在微信的出行服务中推出了打车功能,与petal出行一样,微信的打车服务采用的也是聚合模式,目前已经与首汽约车、曹操出行等多家打车平台展开合作。再比如百度,一直在钻研无人驾驶技术。

对于企业而言,越多的对手进入,带来的是越多的压力。比如腾讯、华为强势入局网约车后,高德打车的压力可想而知。但对用户来说,越多的企业涌入这个行业,就代表着将享受到性价比更高的服务。竞争是科技进步、行业进步真正的推动力。大出行领域,未来可期。

【本文为博望财经原创,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博望财经及作者名字。微信转载请联系(微信公众号id:appleitree),并注明来源博望财经及作者名字。如不遵守,博望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。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,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,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。】

猜你喜欢

网站地图